<font id="dl513"></font>
      <cite id="dl513"><strike id="dl513"></strike></cite>

      <form id="dl513"></form>
      <mark id="dl513"></mark>
      <meter id="dl513"><i id="dl513"><big id="dl513"></big></i></meter>
        <form id="dl513"></form>

          首頁
          關于律所: 律所LOGO 律所簡介 律所文化 律所榮譽 專業團隊 律師文苑 律師風采 律師攝影 紀念王主任 誠邀加盟 聯系我們
          資訊中心: 律所動態  業務范圍  法制新聞  新法速遞  熱點難點  業務規范  業務專題  律所之歌 公益大講堂 律所黨建
          法律適用: 商事知產 建筑地產 公司法律 金融證券 綜合法律  民事訴訟  刑事訴訟
           
          眾成清泰
          標志釋義
          律所簡介
          律所文化
          律所榮譽
          執業律師
          公益大講堂
           
           
            您所在的位置: 主頁 > 關于律所 > 律師文苑 > 眾成論文 > 正文
          重大突發事件對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期限的影響和對策

          --以新冠疫情對制定重整計劃的影響為視角


          文丨李雪花


          2019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簡稱新冠疫情)來勢洶洶,本次病毒的傳染性和感染人數均超過SARS。疫情阻礙了大部分重整企業的生產經營,加大了招募投資人難度,也限制了管理人和其他社會中介機構正常履職。部分重整案件受疫情影響無法在原定期限內完成招募重整投資人和擬定重整計劃草案的工作,存在因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提交重整計劃草案而導致破產清算的風險。因此,如何在合理必要的范圍內,依法延長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期限,以彌補疫情對制定重整計劃的不利影響,是值得思考和討論的問題。


          一、新冠疫情及其法律性質

          新冠疫情是自201912月份突然爆發自湖北省武漢市后,迅速傳播、蔓延至全國各省市乃至其他國家和地區,嚴重損害社會公眾健康的重大傳染病疫情。2020120日,國家衛健委正式發布2020年第1號文件,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以下簡稱《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2020131日,世界衛生組織召開記者會宣布新冠疫情被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據官方公布數據,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均有感染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截至202022324時,全國累計確診人數七萬七千余人,死亡人數兩千五百余人。除我國以外,另有29個國家存在確診病例。

          從突發性以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看,新冠疫情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以下簡稱《突發事件應對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以下簡稱《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規定的突發事件中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與新冠疫情相關的行為受《突發事件應對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傳染病防治法》的規范和調整。

          從發展速度和影響看,新冠疫情是在現有醫療衛生條件下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屬于《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規定的不可抗力。根據《民法總則》的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因出現不可抗力不能行使請求權的,訴訟時效中止。


          二、新冠疫情對制定重整計劃的不利影響

          新冠病毒具有較高的人際傳染性,人員聚集或流動均會增加病毒傳播的可能。為防止疫情繼續擴散蔓延,做到“外防輸入、內防擴散”,各地采取了停產停業、交通管制、社區封閉、人員隔離等疫情防控措施。雖然目前已逐漸調整管制措施,準許部分企業復工復產,放松對人員流動的限制,恢復高速公路通行等,但截至本文形成之日,仍有多地限制外地市人員和車輛的進入。嚴峻的疫情形勢,導致大部分商業活動處于較長時間的停滯狀態,住宿餐飲業、批發和零售業、租賃商務服務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制造業、建筑業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

          多家生產防疫物質的破產企業經法院許可后恢復生產經營,這些企業的價值得到充分激活,從而有利于經營和招募投資人。但是對于大部分其他行業的破產企業來說,疫情及管控措施導致復工率低、生產經營更加困難,且外地市的管理人及審計和評估機構無法正常開展現場履職工作、意向投資人難以到項目所在地調查資產和經營狀況,經濟形式變化及疫情對整個行業的沖擊等也增加了招募投資人的難度。本次疫情給部分重整企業制定重整計劃草案造成實質阻礙。


          三、《企業破產法》對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期限的規制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九條規定,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同時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前款規定的期限屆滿,經債務人或者管理人請求,有正當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個月。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計劃草案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債務人破產。

          根據以上規定,提交重整計劃的一般期限為六個月,在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可有且僅有一次延期三個月的機會。如不能在前述6+3期限內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則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并宣告債務人破產。

          《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九條的立法本意是為了提高重整效率,防止重整程序久拖不決導致損害債權人利益、消耗企業重整價值。但對于有些法律關系復雜或者招募投資人困難的重整案件,即使給予9個月期限,也有較大難度。因此,我們看到不少重整案件在沒有投資人的情況下,就作出重整計劃草案,虛擬投資人和償債資金金額,導致債權清償方案、債務人經營方案的執行存在很大不確定性,反而損害債務人和債權人的利益。為此,學術和實務界均有人建議修改該條規定。其中有人提出上述9個月期限并非不變期限,在債權人會議表決同意或報省高級人民法院批準后,可多次延長期限,建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累計不超過18個月。筆者對前述觀點持有不同意見。主要理由為: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是法定期限,不能根據債權人會議表決結果而延長。對于沒有法律明確規定表決比例又影響債權人重大利益的事項,只有全部債權人同意,才能稱為債權人合意,否則無法保障少數反對者的法定利益。

          筆者也建議修改《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九條規定,在延期三個月之外,再增加一次理由和審批更嚴格的延長期限。但在該條規定得到修改之前,應被繼續遵行。

          基于疫情對于制定重整計劃草案的不利影響,北京破產法庭、廣州破產法庭、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深圳破產法庭陸續出臺疫情防控期間破產審判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因受疫情影響無法在原定期限內完成重整投資人招募、重整計劃草案制定等工作的,可以適當延長重整期間/重整期限/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對此,各法院表述不一)。

          據《人民法院報》于2020221日報道,北京朝陽法院認為新冠疫情構成不可抗力,導致重整重要基礎性事項無法開展,管理人提出的無法按期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延期申請理由正當,裁定批準生產抗疫物質的企業洛娃日化公司的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期限延長至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時止。

          筆者認為朝陽法院的延期裁定存在值得商榷之處:首先,實際延長期限如超過三個月,則不符合《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九條的規定;其次,提交重整計劃的截止日期,即“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時”難以界定;再次,法院既把新冠疫情作為導致重整基礎性事項無法開展的不可抗力,又裁定期限延長至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時,即應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提交重整計劃草案,顯然存在裁判事由和結果相矛盾之處,延長期限未能彌補疫情延誤的時間。

          回顧SARS疫情,從200212月份爆發,到20037月份基本結束,持續了七個月之久。雖然我們的防控能力和醫療水平已比17年前有了很大提升,但畢竟本次新冠病毒的傳染性超過SARS,而且確診人數也已遠超過了SARS,尚無法看到短期內疫情結束或消失的跡象。如因疫情延期三個月后仍無法提出重整計劃草案,則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七十九條之規定,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并宣布債務人破產。屆時,本可以通過司法重整獲得新生的企業將被這場突如而來的疫情災難拖入破產清算的境地,不利于維護債權人、債務人、職工等利害關系人的權益。


          四、對疫情影響重整計劃草案制定之民訴救濟途徑

          對于因不可歸責于當事人的原因遲誤不變期間,在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以恢復原狀來彌補遲誤期間。其中,日本民事訴訟法第97條第1款規定:“當事人由于不歸責于己的事由而不能遵守不變期間時,在限于其事由消滅之后的一周以內,可以聲明回復原狀。”我國臺灣地區的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1款規定:“當事人或代理人,因天災或其他不應歸責于己之事由,遲誤不變期間者,于其原因消滅后十日內,得聲請回復原狀。”

          因不可歸責、不可抗拒的原因導致法定期間內無法履行義務或行使權利,或者阻卻既定程序的正常進展,在我國《民事訴訟法》上的救濟途徑包括順延期限、訴訟中止、執行中止等,以及《民法總則》規定的訴訟時效中止。

          根據《企業破產法》第四條規定,破產案件審理程序,本法沒有規定的,適用《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這一概括性的援用條款,彰顯了破產案件審理程序對民事訴訟程序規則的可適用性,破產程序中涉及審判權與訴權行使的司法性、爭訟性事項適用民訴程序規則。對于重整期限的變更,屬于涉及審判權的破產程序事項,由法院作出裁定或決定。對于《企業破產法》沒有規定的,應適用《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那么《民事訴訟法》關于順延期限和中止這兩種對阻礙事由影響期限的救濟途徑,哪種更適合用于疫情期間合理延長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呢?

          (一)關于能否適用順延期限規定的分析

          《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三條規定,當事人因不可抗拒的事由或者其他正當理由耽誤期限的,在障礙消除后的十日內,可以申請順延期限,是否準許,由人民法院決定。

          以上規定類似于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民事訴訟法關于不變期間恢復原狀的規定,不同之處是上述規定適用于任何類型的法定期間。

          根據前文論述,新冠疫情屬于不可抗力,符合上述規定中的“因”,即“不可抗拒的事由”;新冠疫情及對疫情的防控措施一定程度上影響重整進程,阻礙重整計劃草案的正常進度,符合上述規定中的“果”,即“耽誤期限”,因此可以據此申請順延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

          對于申請主體,筆者認為,應當由負責制定重整計劃草案的主體提出申請,即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的,債務人負責制定重整計劃草案,應由債務人提出順延期限的申請;管理人負責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的,由管理人申請。

          對于“障礙消除”的日期如何認定,筆者認為“障礙”主要是指對重整工作造成實質影響的因素,比如重整企業或投資人停產停業、所在地區存在限制人車進入的交通管制措施等。各地、各行業的疫情防控措施和力度存在區別,對重整工作的影響程度也不一樣。因此認定“障礙消除”的日期,應根據具體項目,綜合考慮疫情對該項目制定重整計劃草案的實質障礙點,該障礙點消除時間即可以認定為障礙消除之日。對于存在多個障礙點的重整案件,應以最后一個障礙點消除之日起算十日的申請期限。

          需要注意的是,新冠疫情并不是對所有重整案件均造成延誤的后果,造成延誤的,對不同地區不同項目延誤的程度和起止時間也不一樣。為保障在必要合理的限度內延長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期限,既消除新冠疫情對該期限的不利影響,又防止不當延長重整期間,債務人或管理人依據《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三條之規定向法院提出順延提交重整計劃期限申請時,應就新冠疫情對提交重整計劃草案造成的延誤事實,以及延誤的期間提交證據。由法院審查并決定是否準許債務人或管理人的順延期限申請。

          (二)關于能否適用中止制度的分析

          近期,最高人民法院下發《關于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精神 切實做好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間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在訴訟程序方面,強調了疫情防控期間該延期審理的案件原則上延期審理,對于符合訴訟中止條件的案件,依法中止審理或執行,對于申請訴訟期間順延的,要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充分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

          前面論述了債務人或管理人可以對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申請延期或順延,那么重整案件能否適用中止制度呢?

          首先,重整案件中適用中止制度是有法可依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五條規定, 人民法院受理企業破產案件后,在破產程序終結前,債務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和解。人民法院在破產案件審理過程中,可以根據債權人、債務人具體情況向雙方提出和解建議。人民法院作出破產宣告裁定前,債權人會議與債務人達成和解協議并經人民法院裁定認可的,由人民法院發布公告,中止破產程序。人民法院作出破產宣告裁定后,債權人會議與債務人達成和解協議并經人民法院裁定認可, 由人民法院裁定中止執行破產宣告裁定,并公告中止破產程序。

          以上是破產程序中直接適用中止制度的規定。前文論述了涉及審判權的破產程序可適用民事訴訟程序。因此,除了債權人和債務人達成和解協議可中止破產程序外,還可以在其他情形下,援引《民事訴訟法》關于訴訟中止的規定,裁定中止重整程序或者中止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規定了中止訴訟的六項法定事由,前五項更貼合個案訴訟程序,第六項“其他應當中止訴訟的情形”為兜底規定。法條中兜底的“其他情形”,一般是指在其他法律法規中規定的情形。《突發事件應對法》第十三條規定“因采取突發事件應對措施,訴訟、行政復議、仲裁活動不能正常進行的,適用有關時效中止和程序中止的規定,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筆者認為,該條規定屬于《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第六項規定的“其他應當中止訴訟的情形”。新冠疫情屬于突發事件中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因采用疫情防控措施導致訴訟活動不能正常進行的,可以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第六項及《突發事件應對法》第十三條之規定中止訴訟。重整案件中如適用中止制度,則可以依據《企業破產法》第四條,援引前述法律規定。

          其次,重整案件中應謹慎裁定重整程序中止。

          雖然可以在重整案件中適用中止制度,但是如果裁定整個重整程序中止,影響重大,應謹慎適用,理由如下:

          1.重整案件不同于一般的訴訟案件,涉及債務人、眾多職工和債權人等利害關系人的利益,程序復雜、涉及面廣。

          2.法院裁定中止重整程序后,管理人無法正常履職,無法依法向法院報告工作或要求法院作出裁判意見(例如裁定無意義債權等),重整案件中的債權申報和審查、清產核資、債權人會議、招募投資人等重要工作均無法開展。雖然疫情阻礙重整進展,但重整的效率性要求法院和管理人應積極變通工作方式,盡可能多的執行重整事務,如法院裁定中止重整程序,則本可以正常開展的工作無法繼續進行。

          3.法院裁定中止重整程序后,停止計息、限制擔保權、重整期間產生的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優先于普通債權等制度的適用性將存爭議。

          4.法院裁定中止重整程序后,企業能否繼續重整期間的營業,繼續營業產生的債務是否還可以認定為共益債務存在爭議。且重整中的企業的在持續營業能力、經營團隊穩定、股權結構穩定等方面均普通受到市場質疑,處于非正常營業狀態,重整用時越長,越對企業不利。

          綜合以上原因,筆者認為雖然在重整程序中適用中止制度有法可依,但是因關系重大,應謹慎適用。在案件確有需要的情況下,可以考慮中止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盡量不中止整個重整程序。

          最后,疫情導致重整工作全面停滯的重整案件,可以依法裁定中止重整程序

          疫情導致重整工作全面停滯的,比如位于疫情重災區的重整案件,由于當地施行高度管控措施,企業長期停工停產,所有重整相關方均被隔離在各自所在地區,各項重整工作均無法推進,這種情況下,可以由法院依法裁定中止重整程序。




          SARS危害即將被人們遺忘之際,更具傳染力的新冠病毒給我們的生活和工作按下暫停鍵。疫情阻礙了大部分重整案件進展。如何在不損害相關方利益的前提下,依法延長提交重整計劃期限,降低疫情對重整程序的不利影響,是當下急需解決的問題,也是我們對如何應對重大突發事件對重整期間的影響需要思考問題。在現有法律規定下,可以根據不同案件情況、疫情對具體案件的影響程度,選擇適用延期、順延期限、中止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中止重整程序的規定。同時在適用過程中,應遵守合理必要原則,兼顧公平和效率,防止不當延長重整期間。

           

           
           

          版權所有(2020)眾成清泰(濟南)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經十路11111號濟南華潤中心55-56層 郵編:250101
          聯系電話:0531-66590815,66590909 傳真:0531-66590906
          E-mail:zhongchenglawyer@163.com 網址:http://www.comm-loans.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魯ICP備05025561號
          极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