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dl513"></font>
      <cite id="dl513"><strike id="dl513"></strike></cite>

      <form id="dl513"></form>
      <mark id="dl513"></mark>
      <meter id="dl513"><i id="dl513"><big id="dl513"></big></i></meter>
        <form id="dl513"></form>

          首頁
          關于律所: 律所LOGO 律所簡介 律所文化 律所榮譽 專業團隊 律師文苑 律師風采 律師攝影 紀念王主任 誠邀加盟 聯系我們
          資訊中心: 律所動態  業務范圍  法制新聞  新法速遞  熱點難點  業務規范 業務專題律所之歌公益大講堂律所黨建作風整頓
          法律適用: 商事知產 建筑地產 公司法律 金融證券 綜合法律  民事訴訟  刑事訴訟
           
          眾成清泰
          標志釋義
          律所簡介
          律所文化
          律所榮譽
          執業律師
          公益大講堂
           
           
            您所在的位置: 主頁 > 關于律所 > 律師文苑 > 典型案例 > 正文
          重慶萬州公交墜江事故死亡乘客賠償法律分析

          作者丨劉文文,北京大學法律碩士,現為眾成清泰(濟南)律師事務所律師。


                 重慶萬州公交墜江原因公布后,在網上引起一片嘩然,一個簡單的坐過了站,讓十幾個無辜的生命被畫上了句號,一場瑣碎的紛爭,拉著十幾名無辜的乘客“陪葬”。教訓之慘重,讓人不敢直視。乘客劉某和司機冉某的互毆行為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兩人的行為嚴重危害公共安全,觸犯刑法115條之規定,構成犯罪。但因兩位已經在本次事故中死亡,刑事責任主體已經喪失,本文僅僅探討事故背后的死亡乘客賠償問題。
           

          一、 死亡乘客家屬可向公交公司主張違約或侵權責任

                 乘客乘坐公交公司的公交車,雙方形成客運合同關系,公交公司應當依法履行其合同義務在約定期間內將乘客安全送達目的地,在運輸過程中,應確保行車安全。本案中,公交公司司機冉某在駕駛途中與乘客劉某互毆導致車輛失控墜入江中,致使車內乘客死亡。死亡乘客家屬可依據《合同法》第302條規定“承運人應當對運輸過程中旅客的傷亡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但傷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運人證明傷亡是旅客故意、重大過失造成的除外”要求公交公司承擔違約責任。

                  冉某作為公交車駕駛人員,在駕駛公交車行進中,與乘客劉某發生爭吵,遭遇劉某攻擊后,應當認識到還擊及抓扯行為會嚴重危害車輛行駛安全,但未采取有效措施確保行車安全,將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劉某,后又用右手格擋劉某的攻擊,并與劉某抓扯,其行為嚴重違反公交車駕駛人職業規定,最終造成慘案,侵害了同車乘客的生命安全權益。根據《侵權責任法》第2條“侵害民事權益,應當依照本法承擔侵權責任。本法所稱民事權益,包括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監護權、所有權、用益物權、擔保物權、著作權、專利權、商標專用權、發現權、股權、繼承權等人身、財產權益。”及第34條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因此,死亡乘客家屬也可向司機冉某所屬的公交公司主張侵權賠償。公交公司賠償后可向冉某繼承人在冉某遺產范圍內進行追償。
           

          二、死亡乘客家屬可向乘客劉某遺產繼承人在劉某遺產范圍內主張侵權賠償責任

                 事故調查原因報道顯示“9時35分,乘客劉某在龍都廣場四季花城站上車,其目的地為壹號家居館站。由于道路維修改道,22路公交車不再行經壹號家居館站。當車行至南濱公園站時,駕駛員冉某提醒到壹號家居館的乘客在此站下車,劉某未下車。當車繼續行駛途中,劉某發現車輛已過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車,但該處無公交車站,駕駛員冉某未停車。10時3分32秒,劉某從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駕駛的冉某右后側,靠在冉某旁邊的扶手立柱上指責冉某,冉某多次轉頭與劉某解釋、爭吵,雙方爭執逐步升級,并相互有攻擊性語言。10時8分49秒,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距南橋頭348米處時,劉某右手持手機擊向冉某頭部右側,10時8分50秒,冉某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側身揮拳擊中劉某頸部。隨后,劉某再次用手機擊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擋并抓住劉某右上臂。10時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側急打方向(車輛時速為51公里),導致車輛失控向左偏離越過中心實線,與對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車輛時速為58公里)相撞后,沖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作為乘客的劉某與正在駕車行駛過程中的公交車駕駛員爭吵并兩次持手機攻擊駕駛員,實施危害車輛行駛安全的行為,而作為公交車駕駛員的冉某,與乘客劉某發生爭吵并且明知其在駕駛途中仍然對劉某予以還擊,正是乘客與司機互毆導致車輛失控墜江,雙方共同的行為促使了慘劇的發生。那么,雙方是否應承擔連帶責任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第十一條“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每個人的侵權行為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的,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過失致人損害,或者雖無共同故意、共同過失,但其侵害行為直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構成共同侵權,應當依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規定承擔連帶責任。”之規定,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有明確的規定,本案中,司機冉某與乘客劉某不是實施共同侵權行為造成公交車墜江乘客死亡,也不是雙方每個人的侵權行為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的,而是司機冉某明知其還擊行為會危害車輛行駛安全而未采取有效措施規避安全風險的間接故意與乘客劉某兩次攻擊冉某實施危害車輛行駛安全行為的重大過失的間接結合導致乘客死亡的結果,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十二條“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二款“二人以上沒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過失,但分別實施的數個行為間接結合發生同一損害后果的,應當根據過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擔相應賠償責任。”之規定,由司機冉某與乘客劉某對乘客死亡的損害根據過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司機冉某的侵權責任由其所屬的公交公司承擔,前文已指出,此處不作贅述。因乘客劉某已經死亡,劉某所承擔賠償數額應以劉某所有的遺產實際價值為限。

                事件已經發生,我們沒有辦法去改變這個結果。乘客與司機發生爭執造成事故的事件,這并不是第一次。除了憤怒,我們能做的還有反思,希望這樣的事情永遠不再發生。

           

           
           

          版權所有(2020)眾成清泰(濟南)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經十路11111號濟南華潤中心55-56層 郵編:250014
          聯系電話:0531-66590815,66590909 傳真:0531-66590906
          E-mail:zhongchenglawyer@163.com 網址:http://www.comm-loans.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魯ICP備05025561號
          极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