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dl513"></font>
      <cite id="dl513"><strike id="dl513"></strike></cite>

      <form id="dl513"></form>
      <mark id="dl513"></mark>
      <meter id="dl513"><i id="dl513"><big id="dl513"></big></i></meter>
        <form id="dl513"></form>

          首頁
          關于律所: 律所LOGO 律所簡介 律所文化 律所榮譽 專業團隊 律師文苑 律師風采 律師攝影 紀念王主任 誠邀加盟 聯系我們
          資訊中心: 律所動態  業務范圍  法制新聞  新法速遞  熱點難點  業務規范 業務專題律所之歌公益大講堂律所黨建作風整頓
          法律適用: 商事知產 建筑地產 公司法律 金融證券 綜合法律  民事訴訟  刑事訴訟
           
          眾成清泰
          標志釋義
          律所簡介
          律所文化
          律所榮譽
          執業律師
          公益大講堂
           
           
            您所在的位置: 主頁 > 關于律所 > 律師文苑 > 典型案例 > 正文
          中國勞工對日索賠訴訟案

          眾成仁和律師事務所   董一鳴、劉建

          【案情背景】
          日本侵華戰爭期間,日本政府為維系戰爭,于1942年11月作出了強擄中國勞工到日本國做苦役的內閣決議。根據日本政府的調查,二戰期間,被強擄到日本做苦役的中國人為3萬8935人,分別在35家日本公司的135個地點從事繁重的強制勞動,遭受非人待遇并且沒有報酬,有近7000人死亡。對此嚴重的違反國際法和人道主義的行為,中國受害勞工沒有收到過任何賠償。中國政府雖然在上世紀放棄了對日戰爭賠償的國家賠償,但中國民間卻從沒有放棄過要求戰爭賠償,因此,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在國內部分學者和法律人士開始幫助中國受害勞工開展對日索賠訴訟。眾成仁和律師集團濟南事務所的董一鳴律師自2001年參加中國勞工對日索賠律師團至今,已經數次以“輔佐人”身份或其他身份自費赴日協助中國勞工參加對日訴訟。
          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案一直受到國內外媒體關注,尤其是日本媒體的關注。中國勞工的索賠訴訟不僅僅是一個法律問題,更重要的是此類案件的結果反映出日本政府對待二戰戰爭罪行的認罪態度。因此,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案不僅具有法律意義,而且具有一定的政治意義。
          【基本案情】
          自1995年6月28日11名中國勞工在東京地方法院以日本企業鹿島建設為被告提起訴訟,至2007年4月27日,日本最高法院對“西松建設強制勞工”訴訟案作出終審判決,宣布由廣島高等法院認定的“中國勞工原告勝訴”的二審判決結果無效,駁回中方的所有控訴。13年來,中國勞工起訴的20多場官司,僅有4個判決勝訴、兩個達成和解。2009年10月23日,邵義誠等8名二戰受害勞工就發生在日本廣島縣的安野案件,與日本西松建設株式會社達成和解。這是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案最新的進展。
          【案件中的法律問題】
          自第一例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案在日提起后,日本政府就采取消極的態度,拒絕承認侵害事實,以中國政府已經放棄戰爭賠款要求,中國公民對日本政府無請求權等等所謂的理由拒絕賠償,拒絕謝罪。受國內政治因素和財團勢力的影響,受理案件的日本法院也同樣采用類似的觀點駁回中國勞工的訴求。被日本法院判處敗訴的案件中,日本法院多采用了以下理由駁回中國勞工的訴求:
          (1)“國家無回答責任條款”,即國家不因國家行為承擔民事責任,因此也就不用對民間訴訟國家的案件進行回答。這是日本天皇時期的一條法理。
          (2)“除斥期間”,即訴訟時效問題,只要過了二十年,針對非法行為請求訴訟的權利就消滅了。
          (3)“個人請求權”,日本政府認為中國已放棄了一切戰爭索賠權利,中國公民個人也喪失了戰爭索賠的權利。
          【律師的觀點】
          縱觀日本法院駁回中國勞工訴求的理由顯然違背正常的法理。日本戰后民法已經取消了“國家無答責”法理。因此,現在日本法院引用二戰前的,并且已經廢止的法律原則處理當代的訴訟案件,顯然不符合基本法理。關于“除斥期間”的理由并不適用日本政府和日本企業在二戰期間所犯下的反人道主義罪、戰爭罪及反人類罪等國際犯罪。對此,《國際刑事法院羅馬公約》第二十九條已經明確規定此類國際犯罪不適用任何時效。關于“個人請求權”的問題,二戰后,中國政府因某些原因放棄了國家賠償請求權,但這并不能代表中國公民個人也放棄了對日的賠償請求權。國家行為不能處分公民權利。
          法理雖然如此,但日本法院因國內政治因素的影響已經做出了不利于中國勞工的判決。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對“西松建設強制勞工”訴訟案作出終審判決,宣布由廣島高等法院認定的“中國勞工原告勝訴”的二審判決結果無效,駁回中方的所有控訴。該判決基本上關閉了中國勞工對日索賠訴訟的訴訟之門。因為,日本司法制度受英美法系影響較深,下級司法機構在司法實踐中往往會遵循最高法院的判例。根據日本最高法院的上述司法判例,不僅包括此案在內的一系列已進入司法程序、正等待判決的索賠訴訟會因失去法律支持無果而終,一些醞釀之中的新訴訟甚至可能因不被地方法院受理而無法立案。
          但是,過去十幾年的訴訟并非因此就宣告全面失敗,日本最高法院也在“西松建設強制勞工”訴訟案判決書中指出:“本案受害者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了巨大痛苦,而上告人在上述勞動條件下對中國勞工實施強制勞動獲得了利益,又領取了補償金,鑒于這些事實,我們期待包括上告人在內的相關方面為救濟本案受害者的損失作出努力。”并且,十多年來中國勞工大大小小的赴日訴訟中,不論是日本的地方法院還是最高法院,對訴訟中的事實部分均給予了認可。也就是說,過去的“訴訟手段”在事實部分取得了全部的勝訴。失敗在于,在法律部分的訴求無法得到真正的實現——即謝罪和賠償。
          【案件思考與探究】
          十余年來,中國勞工在日本本土法院提起的索賠訴訟雖然并沒有達到理想的結果。但畢竟開辟了中國二戰受害者向戰爭加害者提起索賠的訴訟之路,也為將來更有效地實現訴訟目提供了經驗。
          目前一些學者和法律人士在推動通過在中國國內提起對日索賠訴訟的途徑實現訴訟目的。作為受害人的宗主國,依據屬人法享有對此類案件的管轄權,是符合國際法原理的。
          也有團體和進步人士提出通過“非訴訟手段”實現對日索賠的目的——日方承認事實、謝罪、補償。“中國二戰勞工法律援助團”和“中國勞工聯誼會”設想,繞過日本政府,直接向加害中國勞工的日本企業發出律師函,要求他們“承認侵害事實,派出公司代表就侵害中國二戰勞工人權一事,與中國二戰勞工聯誼會和中國二戰勞工法律援助團代表進行認罪和賠償協商”。希望日本政府和加害企業在承認二戰中將中國人從中國強擄到日本,在日本強制勞動的事實,并表示謝罪的同時,由日本政府與加害企業及其集團設立總額1000億日元的基金,用于向受害者及其親屬支付補償金,同時用于強擄中國勞工、強制勞動的調查、研究和教育事業,以及著眼未來青少年的中日交流事業。
          上述途徑都不失為實現對日索賠目的的積極設想,但都需要國內外法律人士的進一步支持。在日本本土的訴訟,中國勞工不僅受到國內律師的無償幫助,而且受到日本律師的無私支持。要使中國勞工對日索賠最終達到目的,除了民間力量的無私奉獻,中國官方也應該給予一定的支持,明確官方的態度。因為這件事不只是關系到當年受害勞工的個人利益,還關系到我們民族的尊嚴。

           
           

          版權所有(2020)眾成清泰(濟南)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經十路11111號濟南華潤中心55-56層 郵編:250014
          聯系電話:0531-66590815,66590909 傳真:0531-66590906
          E-mail:zhongchenglawyer@163.com 網址:http://www.comm-loans.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魯ICP備05025561號
          极速11选5